headerphoto

武汉籍世界冠军:我的抗疫20天

2020-02-14 14:24

  2020年2月12日上午,被封城的武汉寻常的一天,洪山区虎泉如家酒店隔离点,赛艇世界冠军裴佳云被隔离的第七天,她依然在焦急地等待着核酸检测的结果,她有些鼻塞,嗓音沙哑,但她更担心的是在同一隔离点的婆婆,84岁的老人咳嗽不止,还伴有其他老年慢性疾病。裴佳云的丈夫几日前去世了,20岁的儿子正在汉口方舱医院接受治疗。

  裴佳云今年49岁,这场疫情来临之前,她是武汉这座大城市里一名普通的上班族,就职于湖北省体育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住在离单位七八公里开外的小区,每天骑电动车上下班,日复一日。

  走路的时候,她时常感觉腿疼,那是赛艇运动员的经历在她身上打下的深深的烙印。这些年来,类风湿性关节炎一直伴随着她,她的关节粘连了,中间没有了韧带,骨头磨骨头。疼,也没有太多办法,慢性病的治疗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受制于医保政策,一般门诊还不能报销,于是这些年,也就这么多来了。想要根治,只能手术,把整个膝关节换掉。考虑到如今已经不再从事体力劳动,她还是选择了放弃。只是在2018年因为疼痛难忍时,住过一次院,用了一些激素进行治疗。

  裴佳云是个要强的人,即便已经接近退休,纵使病痛如此,两年前,她还与同为世界冠军的张华杰一同参加了一场赛艇大师赛,并且拿到了金牌。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要强,她也无法取得在运动员时期如此辉煌的成就:15岁那年,裴佳云从黄冈罗田县来到湖北省赛艇队并迅速蹿升,1年后,她就进了国家队,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裴佳云与队友在女子八人单桨有舵手中拿到第五名。1993年,她在世锦赛获得女子四人单桨无舵手冠军,打破了欧洲人垄断划船运动101年的历史。1994年广岛亚运会,她又收获女子双人单桨无舵手第一名。

  1998年,退役后的裴佳云回到了家乡湖北。由于伤病较为严重,组织上也是照顾她,就安排她休息。但她从来都不是混日子的人,也闲不住,结束了华中科技大学的学业后,裴佳云强烈要求上班,2000年,她被安排到水上运动管理中心医务室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2006年底,湖北省划船队出现人才断档,此时的裴佳云仍然是伤病缠身,严重贫血,但她还是一往无前,竞争上岗成为了湖北划船队二队的教练。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火炬传递到了湖北省秭归县,裴佳云从县委书记罗平烺接过了火炬,作为第一棒火炬手的她,右手握着火炬,左手握着拳头,面带微笑向前奔去。那是最后一次她出现在公众视线中,当时在各大新闻媒体的报道中,她的title除了世界冠军、亚运冠军,还有“湖北省十佳运动员”、“湖北省劳动模范”。

  1月下旬,裴佳云一家人开始陆续出现新冠肺炎症状。2月1日,裴佳云与丈夫刘卫东及婆婆三人一同在荣军医院做了核酸检测,两天后,还没来得及拿到结果,只知道双肺被感染,丈夫刘卫东就在家中突然去世。

  提到丈夫,电话另一端的裴佳云哽咽不止,同为赛艇运动员的刘卫东虽然职业生涯不及裴佳云辉煌,但也曾经在全运会和亚运会上拿到过金牌,退役后,刘卫东也被安排了工作,兢兢业业的他怎么也想不到,才一年,他所在的单位就倒闭了,从此他没有了稳定的职业,隔一段时间就要换一份工作,裴佳云甚至用“打零工”来形容丈夫的境况。中年人的世界,上有老下有小,再也没有“容易”二字。但一切太突然了。还没等到确切的诊断,裴佳云的丈夫骤然离世。多年奔波辛苦搭建的小家,一夜坍塌。一家人至今也无法接受,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快?

  裴佳云甚至没有时间悲伤,辗转之间,2月4日,她又带着儿子去中南医院做了核酸测验,结果为阳性,随后儿子入住了汉口方舱医院。

  所以尽管是确认感染疾病,但得到治疗机会,已经让这个不幸家庭感到甚为欣慰,裴佳云的外甥女曾经在网络上公开替她们一家向社会求助,这一天,她在社交网络上写道:“此过程中 ,湖北省体育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洪山区退役军人事务局、社区街道、新闻媒体记者、志愿者、网友,都对我们进行了最大程度的帮助。病毒无情,人有情,感谢。”

  到目前为止,裴佳云自己已经做了四次核酸测验,前两次的结果是阴性,2月6日入住隔离点后,她又做了两次,却迟迟拿不到结果,也就没有办法确诊。但作为确诊者朝夕相处的家属,面对潜伏期长达14天、传染性极强的病毒,和新闻媒体报道的“买菜15秒感染”的新闻,裴佳云不敢也没有信心为前两次的阴性结果感到庆幸。

  其实她已经顾不上自己了,在同一酒店隔离的婆婆,情况严重得多。在2月1荣军医院CT诊断书上,清晰地写着“双肺病毒感染性病变,并气管隆突淋巴结肿大,考虑肿瘤性病变可能,双肺少许条索,左肺下叶钙化灶”。2月6日,裴佳云在国家卫健委和电科云发布的系统里查询到,婆婆的状态显示为“确诊人员”。但是,婆婆也同样拿不到核酸检测阳性的电话、短信正式通知,也就无法入院。

  11日下午6点,裴佳云从隔离点和社区得到消息,武汉第三医院可能有床位,即便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裴佳云也要去尝试,这个家庭已经无法承受再失去任何人。没想到,婆婆却不想去了,因为之前她已经独自去医院碰过一次壁,84岁了,太折腾了。

  “我婆婆现在是怕了,碰壁之后第二次让她去,她坚决不去,昨天是第三次,我说我陪着你去,哪怕冒着交叉感染的风险,我都要陪着你再去争取一次。”

  一切都很乱,在医院,本来就腿脚不好的裴佳云跑上跑下,获取一切可能的希望、等待,最终但她扑了空,没有床位,医院也无能为力,她连个求的地方都没有,“没有床位,怎么求,跪下来求?有用吗?”

  直到深夜11点,她又无奈地带着婆婆回到了隔离点。冬日的武汉潮湿又阴冷,可半天下来,裴佳云浑身都湿透,一觉醒来,她鼻子又塞了,似乎是感冒了,身边只有之前备下的奥司他韦和莲花清瘟,其他药买不到。她没有办法不担心自己,因为昨天在医院里,到处都是新冠肺炎的患者,狡猾的冠状病毒无处不在,而她和婆婆在那里待了半天。

  网易体育记者在12日上午对裴佳云进行采访时,她坦言自己几乎已经没有信心了。

  还好,当天事情出现了转机。12日下午,经历了10多天的等待,在系统里已经被“确诊”的裴佳云婆婆,终于被120送往火神山医院,她松了一口气,也终于对已经去世的丈夫有了交待。

  在方舱医院的儿子也有些进展,他已经得到了治疗,目前依然有些许胸闷,但暂时不发烧了,咳嗽也有所好转,她盼望着儿子能早日治愈出院。

  裴佳云目前独自留在隔离点,但她终于可以再多关心和总结一些自己目前的症状:咳嗽、有痰,不管是不是新冠肺炎,自己的整体情况有一些好转吧。她依然在等待核酸测验的最终结果,再做下一步的安排。

  在爱人去世后,裴佳云一家的遭遇也受到了她所在的工作单位湖北省体育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省工会和赛艇圈的关注,她微信上一直有几个群,中国赛艇精英群、中国赛艇群,群里有她以前的教练、相熟的队员、甚至只是萍水相逢的圈内人,还有省直劳模一家亲群,他们都给她打电话、发微信、捐款,希望能尽一份绵薄之力,给她一些安慰和帮助。

  所有的这些,她都怀着感恩之心。最终能让裴佳云和武汉人看到希望,帮助他们脱离困境的,还是人心。